距离北京人,只差一个天津户口了

发布时间:2021-01-30 15:10   浏览次数:次   作者:天津落户咨询服务
最近天津放出了最新的人才吸引政策,一时间,不少人纷纷搭上了京津高铁,希望能够快速在天津落户。于是网上就出现了一句很火的话(来自某位落户申请人):“一线城市容不下肉体,三四线城市容不下灵魂,天津是一个灵魂和肉体可以兼顾的地方。”但是纵观天津过去的发展,那些挤破头想进来的第一批人,大部分也是投机者。
 
1986年9月10日,《蛇口通讯报》在头版刊登了一篇文章《天津开发区是否会赶上蛇口——年轻的竞争对手正在崛起》。
 
只用了两年时间,天津东边的一片盐碱地,就让创造了蛇口神话的袁庚都为之紧张。连喜欢画圈圈的总设计师当时也给天津开发区题词:“开发区大有希望”。当时的“希望”,是全方位的。希望的源头是一群从北京和深圳奔赴天津的年轻人,管委会主任仅仅33岁。他做过北大学生会会长,身边围绕着一批津门最有思想的年轻人:郭保平、皮黔生、唐建宇……
 
后来,开发区第一个研究生郭保平成了开发区土地局局长;皮黔生进入市委常委;社科院金融专家唐建斌帮助开发区上市,组建了滨海新区第一家募资的股份公司津滨。这群年轻人大刀阔斧地给天津这座直辖市试用各味药。探索土地有偿转让支付;成立了评议会,可以弹劾管委会领导,比深圳不知道前沿到哪里去了。
 
当时的市领导给了他们最大的宽容。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穿红衬衫,省得老干部看着扎眼。
 
在开发区什么都可以干,失败了,只当是地震把塘沽震毁了,也不会影响天津,你们尽管大搞你们的试验。
 
 
当年那批放弃了北京、深圳户口奔赴天津塘沽开发区的年轻人不会想到,改革尖兵天津三十年后最大的红利,是户口。